[媒体推介]梦圆“青草地”

梦圆“青草地”

谭青峰

    载《湖南教育》杂志2013年第十二期中旬刊

 如果说城市和发达地区的教师走的是一条宽敞、繁华的大道,那么,我便走在一条时有泥泞和坎坷的乡村小路上,坚持着,不停步……

——题记

 

逐梦,从自学图强开始

小时候,我十分羡慕那些能写出大部头著作的学者、作家,《红岩》《敌后武工队》等红色长篇小说也曾如磁石般吸引着我。那时的我,便有了当作家、做学问的梦想。迫于贫寒的家境,我中断了初中学业,应征到海军某潜艇服役。于是,命运在梦想和潜艇大兵之间划上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有一次,小说《半夜鸡叫》的作者高玉宝来到潜艇部队作报告,讲到他参加革命后,只能用象形符号和别字写入党申请书,经过刻苦自学,写出了有一定影响力的小说作品。不曾料想,高玉宝自学成才的精神如一盏闪亮的明灯,引领着我一路自强求学。

从那以后,读书自学成了我业余生活中最重要的习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塞万提斯的《堂诘诃德》等书籍都是在那个特殊年月里接触到的。由于多方面知识的积累,1977年,我回乡参加文革后的第一届高校招生考试时竟初选录取。虽然最终未能迈进大学的校门,却让我有机会成为一名乡村中学的民办教师,从此与农村中学的语文教学结下不解之缘。

参加教育工作后,我仍通过坚持自学来提升自我。那时候,文言文知识是个弱项,我便把初高中教材里的文言文课文撕下来装订成册,逐篇做好注解和翻译,随身带着。清早起来,站在学校旁边的山冈上迎着太阳读;早自习时,混在学生的读书声中读。结果,那本小册子硬是被我读“烂”了。此后,我自学华中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教材,并于1985年报名参加湖南省首届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高教自学考试。那时,家里种着两亩责任田,为了自学,该除草时没除草,该杀虫时没杀虫,弄得个稗草茂盛,秕谷累累;那时,村里还没有电灯,我是在那盏煤油灯下,冬炼三九,夏炼三伏,过五关,斩六将。三年下来,我终于拿回了一张大专毕业文凭。

此后,我也未曾在自学之路上稍有停歇。2000年前后,农村学校的教师中能用电脑的并不多。那时的我,为了学五笔输入法,把字根写在手心,走路、坐车、上厕所,只要有空就反复地背诵、记忆,还用手指敲打着膝盖上的“虚拟键盘”。不想,一个星期后,我竟能上机起草学校的文件。为学普通话,我把普通话教程里的60篇诵读文章下载到MP3里,把耳麦塞到耳朵里,不论坐车散步,只要有空就一句一句地跟读。就这样坚持了半年,普通话水平倒是提高了不少,我却因此得了耳膜炎,喝了几剂中药方好。课改之初,为了作好课改理论辅导报告,一个暑假里,硬是啃了200多万字的资料。现在,年近六十的我,还通过网络等渠道不断接收最新的教育信息。

20131月,我的《语文,快乐享受的青草地》一书由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出版发行。这片青草地,是我一路走来所要寻找的语文教学佳境,更是我整个教育人生的圆梦之境。此外,我还尝试着用完成文学创作这份课余作业的形式让我的梦圆得更加灿烂——以海军潜艇军人生活经历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大海作证》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小说手稿已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反映农村教育的长篇小说《今夜过去是明天》凤凰网上线几个月来,获得了十二万多的点击量和万余人次的热评。

 而今的我,依旧行走在这片青草地上,也依旧在收获着。微风过处,哪怕是发现一朵鲜艳的花亦或是一颗青绿的草,心里都会涌动着一份莫名的感动。

 

一路如歌“三重曲”

小时候,我喜欢用蛇皮和南竹等材料制作成二胡来奏响自己喜欢的曲调。几十年来,在语文教学研究的过程中,我手中似乎也握着一把自制的二胡,沿着乡间“小路”前行,演奏出“自主语文-享受语文-能力语文”这支如歌的“三重曲”。

曲一:自主语文

传统的语文课堂,每篇课文常常是按照分段、逐段分析、概括中心思想及写作特点的固定程式教学,学生在教师冗长的讲述中接受知识,教师教得辛苦,学生学得被动。

1987年,我开始对这种“满堂灌”式的教学方法进行改革,尝试用“自主—点拨”式教学方法进行阅读课教学,即设计思考讨论题,首先让学生自主性阅读,结合课文注解及教师板书初步默读文章,再发声朗读一遍,结合思考讨论题进行理解性精读。然后,开展自主性思考讨论,先是学生独立思考,要求学生对每一个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再与同座、前后左右的同学进行自由讨论。这时,老师只是适当地参与讨论。

那是应试教育喊得震天响的年月,当时不少同行都觉得不可思议——把课堂里应该让学生进行知识强化训练的时间让给他们去自由阅读和讨论,能适应考试吗?在自主语文的探索实践中,我将教学目标“问题化”,让学生围绕问题进行自主学习与思考,积极参与交流探讨,充分体现自主精神,奏响了“自主语文”的曲调。谁能想到,十多年后,它竟与新课程理念如此契合。 

曲二:享受语文

语文是美的,美好的东西应该给我们以享受。也就是说,语文教学应该是一种快乐享受的境界。“享受语文”理念的提出,是沐浴着新课改的春风分娩出来的故事。

这个故事努力彰显语文美的本色,倡导以愉快、幸福、享受的心态来教语文、学语文,打造愉快、幸福、享受的语文人生。这个故事送给学生两句话:一句是“我学语文,我快乐;我学语文,我享受;我学语文,我成长!”另一句则把“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改成了“书山有路‘趣’为径,学海无涯‘乐’作舟。”这个故事演绎着这样一番景象:教师仿佛是一个悠然自得的牧羊人,领着一群活泼可爱的小羊羔,让他们尽情地吮吸“青草地”的养分,师生共同走进语文天真烂漫的“青草地”。

如何让“享受语文”的理念得以实现呢?开展整体感悟和课外阅读;突出学科特征以营造审美化的教学情境;引导学生快乐轻松地攀越作文训练的藩篱;把语文“玩”成开心辞典……我是“享受语文”的探索者,也享受着这一串串智慧的闪光中所蕴含的语文之美。

曲三:能力语文

强调知识教学与能力培养有机达成的“能力语文”,是我在56岁之后演奏出来的动人乐章。

当前的语文教学大多是从书本到书本,从知识到知识,从分析到分析,所谓的能力培养多局限在应试性质的阅读与写作上,语文知识的教学与语文能力的培养尚未达到有机的融合。“能力语文”提倡将知识教学与能力培养相结合,以听说读写为基本支撑,构筑新的教学模式——以“即学即用”环节为标签的语文课堂教学模式、以学生的自主生活体验和个别表达相结合为特征的语文生活实践作业设计与评价模式、以团队合作参与和综合表达相结合为特征的语文课外实践活动模式。与纯粹的知识性教学相比,“能力语文”的曲调更显和谐美丽。正如教育名家曹明海教授所言:“‘能力语文’教学理念不是空对空的文字游戏,而是与课堂教学、作业训练的改革和课外活动的开展等具体环节紧密对接,颇具实践启示性价值。”

每一个成熟的或是有个性的教师,都应该有自己的教学主张。而我的语文教学主张不但体现在自己的教学过程中,而且还以课题研究成果和教学专著等形式得到了升华和推介。这支如歌的“三重曲”,其实也是我在乡村学校里耕耘出来的“土特产”

 

“土特产”的正能量

    走在乡间“小路”上,坚持自己的追求,你就会发现,小路旁娇嫩的花草、小溪里高兴得跳出水面的游鱼,还有那会跳舞的柳枝,都会不时地给你送来惊喜。不断地,田地里会有金黄的稻穗抢眼,菜地里会有滚壮的瓜儿叫甜,果园里会有成熟的果儿飘香。

追梦几十年,最有意义的并非成功后的光环,而是自己的研究成果惠及师生的成长。

农村学校的孩子大多害怕写作,而我的学生每一次都是用期盼兴奋的眼神迎着我走进教室。孩子们一旦写出有创意的文章来,我便辅导他们进行修改,投给报刊发表,这极大地激发了他们的写作兴趣。山东惠民县有个叫董睿霄的女孩曾在网上找到我,并发来一篇题为《雨落当年》的文章。这篇文章把陈胜吴广起义、项羽垓下自刎和梁山泊殉情三个故事串了起来:大雨误期当斩的绝境求生、项羽风萧萧之时的绝境求死和电闪雷鸣之际的绝境求爱,文辞之中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与思考。稍作修改后,我将文章推荐给一家高中版的作文杂志,并得以正式发表。孩子的爸爸在网上给我留言说:自那次发表文章后,孩子更加热爱语文了,写作水平也提高很快。几十年来,我有众多的学生在《湖南日报》《语文报》《中外童话故事》等报刊相继发表习作。

2003年下学期,我针对农村学校课程改革陷入困境的现状,提出“农村课改:从‘可以做的’做起”这一观点,引导教师从课堂教学改革做起,从目前能够做的做起。并且发表文章强调:农村学校不能囿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应以新教育理念驾驭教材,大胆运用启发式、讨论式、自主式等新型教学方法,因地制宜地开设校本课程——四季飘香的果园、潺潺的小溪、秀丽的山峦,这些都是农村学校特有的教学资源。福建省三明市教科所陈明时在教学研讨会上宣读了我的文章《农村语文课改:从可以做的做起》,他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应当坚信一点,城里有多媒体教室可以搞课改,农村一支粉笔也可以搞课改。我们可以搞出具有农村特色的课改。”

近十年来,我所主持的课题,获得过省市乃至国家级奖励,而杨桢、范志娟等青年教师就是在课题研究的过程中成长为优秀骨干教师的。同时,我的拙作也不断地散见于《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语文报》《湖南教育》等媒体,思想的闪光穿越时空的阻隔,希望能够点亮远方更多的灯火。而且,我曾被特邀参加了教育部基础教育教材研究发展中心举办的新课程网络远程培训的指导工作,应邀赴兰州昆明等地做学术讲座、上观摩课,与全国各地众多的教师分享了我的语文教学理念。还有“享受语文”还选山东师大文学院研究生重点课程《语文教学论》“教学案例”部分;2012年,黑龙江广播电视报教育专刊以专访的形式发表了《学语文,不快乐就等于失败》一文, 之后,国培网的专家转载到“学科频道”,引起了数千人点击和数百人的热议,成了2012年国培网上最热的一个贴。 可见,我的“土特产”也有了一点全国性影响的正能量。

回望已经走过的路,我想阐述一个观点:成功是什么?成功就是往东沟的田里撒下种,浇水施肥,除草灭虫,让它长成壮壮实实的庄稼,收获丰硕的果实,供自己和更多的人享用。这种以个人努力为基础而又惠及他人的作为,是谁人都写得出的成功诗篇。我就是把成功定位在与语文教学紧密相关的那一点,带着梦想,坚定地行走在乡间的小道上,终于,寻到了那一片快乐享受的“青草地”。

 

《[媒体推介]梦圆“青草地”》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