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春雪

                        温暖的春雪

                      谭青峰

晴得好好的天,晚上却起了风,雨点敲打着窗上的玻璃。天气预报说要下雪,真是春寒料峭冷得很,我下意识地打开脚下的电烤炉。

这时,微信里显示出199257班冯春同学发的一条信息,张志敏同学患尿毒症换肾手术住院,正在筹集手术费用。

我的心顿时颤抖了好一阵,脚下的烤火炉好像失去了作用——这天怎么啦!

张志敏是1992年我在秋塘中学任教语文并担任班主任的最后一届毕业班的学生。二十多年过去,因为有了微信,这个班又回到我的身边。那次,我应邀回衡阳参加聚会,那天晚上,志敏和建祝、小兵几个同学在宾馆陪了我好久。我们聊当年学校的生活,聊分别后的艰辛与发展。想不到年纪轻轻的他竟得了这样的病。且只是一个民营公司职员的他,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的仅有积蓄已经在手术之前的治疗中花得精光,手术的巨额费用已经是个吓人的天文数字。

风呼呼地吹着冰冷的号子,还不时地撞击着门窗,我寒颤得有如坠入冰窟。

为志敏手术筹款!冯春、建祝等同学发出倡议:一是到众筹网求助,二是在班里开展献爱心活动。当然,作为班主任的我,第一个表示支持,群内同学也纷纷响应。于是,微信群里多了一道特殊的风景:你一百我两百,也有上千的,一个个捐款红包打到了专用卡号上,微信框里顿时红成一片,那气势,与当年班里每次开展活动时一呼百应的情景毫不逊色;任凭着外面的寒风肆意地呼号,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另一番天地,阳光明媚,暖风习习,花草树木正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勃发出新生的气息。这气息正是志敏同学所需要的:患上尿毒症配上合适的肾源又遇上好心人的捐助,他一定会获得新生!

我想把这温暖的气息扩散开去,让更多的人来分享经营它。于是,我将信息发到了朋友圈。

静谧,出奇地静谧,窗外的风雨声被我的专注赶跑了!我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此时,我是站在山尖尖上踮着脚等待太阳露脸的那个小孩子,满脸的期待。叮啷!随着一声信息铃响,一个微信红包打到了我的微信框里,打开一看,是在长沙工作的学生谭自强打来的500元。叮啷、叮啷、叮啷……接着,北京的颜群阳、上海的刘英荣、深圳的肖亚平、东莞的汪义军、南宁的谢辉,香港的孙艳莺等学生200200地打过来了。居然,微信朋友北京服装学院的赵京老师,儿时的朋友冯训智老师也分别在遥远的北京和广州伸出了援助之手!二十年前的学生肖军华、谢勇在捐款之后,还帮助我把信息发到班级微信群内,于是,群内的同学们你10050地从四面八方把红包砸到我的微信里。而我则忙得不亦乐乎地将这一笔笔善款以红包的形式转到负责入账的谭建祝同学的微信上。一切,都无声无息地进行得十分地轻快美妙!

此时窗外真的飘起了雪花花。但不知不觉中,我的一只脚放到了烤火炉外面却不觉得冷了,面颊和双手竟是热乎乎的。原来,叮啷叮啷叮啷……简单的信息铃声组合起一曲优美动听的爱心旋律响在我的耳畔,暖在了我的身心里!

要知道,奉献爱心的学生,像刘冬生、刘德林等人是我二十七年前教过的89届学生,与张志敏同校不同届,慷慨解囊还不愿留名和姓;谭琪正、李宏花、肖红星、吕伟等同学是我在樟树中学任教的96届学生,与张志敏同师不同校,在群里的学生几乎都参加了捐款。素不相识,为何要解囊相助?莫姣蓉同学说:我崇尚以善为本的人生观念,助人也是助自己!肖涛毅说: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对肖建华、肖伶俐、刘志豪、刘丽娟、刘代梅、莫海军等同学表示谢意时,他们都说:二十多年后,我们还能在老师的带领下做一件积德行善的事,我们高兴!这可真谓:当大爱成了人的一种精神境界时,善举何须知其名和姓!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地,越来越大。在南方,下雪天是最冷的。可是,在这个飘雪的夜晚,我和学生们用现代网络通讯的手段将一份份人间真爱至善的温暖,传递给病床上的张志敏同学,温暖了他,也温暖了我们自己!

看着窗外的雪花,这时的我,像是置身于一个五彩缤纷的桃树林,和煦的阳光洒在桃花丛中,显得无比的美嫣夺目。一阵风吹来,桃花从树上飘落,就像春天里满天飞扬的雪花。

不过,这雪花是温暖的!(本文载《大家教育周刊》2016330日“文学风景”栏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