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春雪

                        温暖的春雪

                      谭青峰

晴得好好的天,晚上却起了风,雨点敲打着窗上的玻璃。天气预报说要下雪,真是春寒料峭冷得很,我下意识地打开脚下的电烤炉。

这时,微信里显示出199257班冯春同学发的一条信息,张志敏同学患尿毒症换肾手术住院,正在筹集手术费用。

我的心顿时颤抖了好一阵,脚下的烤火炉好像失去了作用——这天怎么啦!

张志敏是1992年我在秋塘中学任教语文并担任班主任的最后一届毕业班的学生。二十多年过去,因为有了微信,这个班又回到我的身边。那次,我应邀回衡阳参加聚会,那天晚上,志敏和建祝、小兵几个同学在宾馆陪了我好久。我们聊当年学校的生活,聊分别后的艰辛与发展。想不到年纪轻轻的他竟得了这样的病。且只是一个民营公司职员的他,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的仅有积蓄已经在手术之前的治疗中花得精光,手术的巨额费用已经是个吓人的天文数字。

风呼呼地吹着冰冷的号子,还不时地撞击着门窗,我寒颤得有如坠入冰窟。

为志敏手术筹款!冯春、建祝等同学发出倡议:一是到众筹网求助,二是在班里开展献爱心活动。当然,作为班主任的我,第一个表示支持,群内同学也纷纷响应。于是,微信群里多了一道特殊的风景:你一百我两百,也有上千的,一个个捐款红包打到了专用卡号上,微信框里顿时红成一片,那气势,与当年班里每次开展活动时一呼百应的情景毫不逊色;任凭着外面的寒风肆意地呼号,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另一番天地,阳光明媚,暖风习习,花草树木正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勃发出新生的气息。这气息正是志敏同学所需要的:患上尿毒症配上合适的肾源又遇上好心人的捐助,他一定会获得新生!

我想把这温暖的气息扩散开去,让更多的人来分享经营它。于是,我将信息发到了朋友圈。

静谧,出奇地静谧,窗外的风雨声被我的专注赶跑了!我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此时,我是站在山尖尖上踮着脚等待太阳露脸的那个小孩子,满脸的期待。叮啷!随着一声信息铃响,一个微信红包打到了我的微信框里,打开一看,是在长沙工作的学生谭自强打来的500元。叮啷、叮啷、叮啷……接着,北京的颜群阳、上海的刘英荣、深圳的肖亚平、东莞的汪义军、南宁的谢辉,香港的孙艳莺等学生200200地打过来了。居然,微信朋友北京服装学院的赵京老师,儿时的朋友冯训智老师也分别在遥远的北京和广州伸出了援助之手!二十年前的学生肖军华、谢勇在捐款之后,还帮助我把信息发到班级微信群内,于是,群内的同学们你10050地从四面八方把红包砸到我的微信里。而我则忙得不亦乐乎地将这一笔笔善款以红包的形式转到负责入账的谭建祝同学的微信上。一切,都无声无息地进行得十分地轻快美妙!

此时窗外真的飘起了雪花花。但不知不觉中,我的一只脚放到了烤火炉外面却不觉得冷了,面颊和双手竟是热乎乎的。原来,叮啷叮啷叮啷……简单的信息铃声组合起一曲优美动听的爱心旋律响在我的耳畔,暖在了我的身心里!

要知道,奉献爱心的学生,像刘冬生、刘德林等人是我二十七年前教过的89届学生,与张志敏同校不同届,慷慨解囊还不愿留名和姓;谭琪正、李宏花、肖红星、吕伟等同学是我在樟树中学任教的96届学生,与张志敏同师不同校,在群里的学生几乎都参加了捐款。素不相识,为何要解囊相助?莫姣蓉同学说:我崇尚以善为本的人生观念,助人也是助自己!肖涛毅说: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对肖建华、肖伶俐、刘志豪、刘丽娟、刘代梅、莫海军等同学表示谢意时,他们都说:二十多年后,我们还能在老师的带领下做一件积德行善的事,我们高兴!这可真谓:当大爱成了人的一种精神境界时,善举何须知其名和姓!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地,越来越大。在南方,下雪天是最冷的。可是,在这个飘雪的夜晚,我和学生们用现代网络通讯的手段将一份份人间真爱至善的温暖,传递给病床上的张志敏同学,温暖了他,也温暖了我们自己!

看着窗外的雪花,这时的我,像是置身于一个五彩缤纷的桃树林,和煦的阳光洒在桃花丛中,显得无比的美嫣夺目。一阵风吹来,桃花从树上飘落,就像春天里满天飞扬的雪花。

不过,这雪花是温暖的!(本文载《大家教育周刊》2016330日“文学风景”栏目)

[媒体推介]谭青峰:降低要求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教师发展】降低要求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2015-08-21 总第165期 

感谢您关注大家教育周刊官方微信!如果您尚未关注,请点击标题下方的“大家教育周刊”关注我们!


【作者简介】

谭青峰,湖南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中学高级教师,教育部首届基础教育成果奖获得者,另有多项成果分别获中国教育学会,教育部、湖南省教育厅教学成果奖,发表教育教学文章数百篇,出版《特级教师谭青峰说——能力语文》《语文,快乐享受的青草地》等语文教学专著,发表长篇小说《大海作证》《今夜过去是明天》、电影文学剧本《柳儿》、散文《当“重阳”遭遇“青春”》、童话《地球垃圾搬家》等,其中《大海作证》连同手稿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现在满街的课外补习班,补文化短科,目的是让孩子的学科平衡,成绩优秀;学音乐美术,目的是为了让孩子能力全面有特长。而且,这种课外教育从大城市走向中小城市,而且形成了一个城市包围农村的趋势。这种课外教育的现象说明,在新课程评价标准之外,有一个“高而全”的人才标准在影响着人们的教育观念。于是,一个班里除了少数分数好听话的学生外,其他的都成了中下层学生,而中下层学生里,又常常因为不听话或成绩上不来,成为了后进生。

如何真正地面向全体学生和学生的各个方面实施教育,关键在于要引导人们从这个“高而全”的人才观念中解脱出来:把握新课程倡导多元评价的观点,降低要求看学生,不是拿着尺子去“量”,而是拿着镜子从不同的学生身上去发现优点,这样,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剑走偏锋,撇开考试看,他们却有创新精神——不唯“考试”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案例:山东惠民县一所乡镇初中叫董睿霄的女孩子在网上找到了我,并给我发来一篇题为《雨落当年》的文章。这篇文章把陈胜吴广起义、项羽垓下自刎、梁山泊殉情三个不同体裁的故事用这个标题串了起来表述了绝境求生、绝境求死、绝境求爱的主题。其语言表达规范华丽,表现出广泛的阅读和独到的想象和思考,于是,我经过适当的修改,写了篇一千多字的推荐评语,在东北的一家高中作文刊物上正式发表。后来,从孩子妈妈的电话中了解到,这个孩子平时很喜欢看课外书和写作,而这篇文章在他的语文老师那里曾经给了不合格的分数,老师说:“你哪像写考试作文,以后再不要写这样的作文了。”孩子很委屈,但不服气,就在网上找名师。

观点阐述:像董睿霄这样的孩子,常常剑走偏锋,表达出来的东西与考试要求不相符合,于是,再好的创意也得不到老师的认可。如果这孩子没有一种执着的精神,或许,一个未来的作家文学家就会就此夭折。另外,我们还会发现有的学生,学习也认真,作业也完成得好,就是上不得考场;明明有把语文和外语考个“A”出来,可是,他却意外地用“B”或“C”回答了你。所以,他在考试那个范畴里始终是中下游的水平。所以,我们撇开考试去看待他们:剑走偏锋的学生常常有创新精神;经不起考试的学生但平时有好的学习态度就值得肯定。因为,做什么事情,好的态度永远是第一位的。不唯“考试”,个个是好学生。

爷爷奶奶都说他是好孩子,可是分数却让他抬不起头——不唯“分数”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案例:一个叫栋的初中学生,家长托付我辅导他写作,所以,我零距离接触了他三年。有一次,我发现他和小区里一位老爷爷过马路时,主动双手扶着那位老爷爷,像大人牵着小孩子那样悉心地关注着来往的车辆。平时,我经常看到他总乐于为他人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小区里其他孩子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们都说他是个好孩子。可是,他爸爸妈妈一提起他就叹气摇头,原来是他在学校里,考试分数排在全年级一千多名学生的倒数一二三名。每一次考试可以把他弄得十分沮丧,于是丧失学习信心,经常逃课,弄得学校里的老师想着法子劝其退学。但是,这个孩子跟着我学习写作,坚持了三年,而且还大有进步:初一时,给一个简单的作文题,难得他可以在地上打滚,但到了初二,竟敢写起悬疑小说来,还有文章正式发表。

观点阐述:为什么一个孩子在不同的人眼里,不同的角度,形象就完全不一样呢?都是那个“分数”惹的祸。其实,看一个人,首先看的就是人品,一个本质好的学生,就是好学生,所谓“要成才,先成人”强调的就是这个意思。对栋,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看到他好孩子的本质,一边辅导学习一边做他的思想工作,树立他的自信,从而完成了初中学业。而对像栋这一类的学生,如果注意肯定了他本质上的优秀,再去发现他身上其他的优点,又何尝不一个好学生呢?

脱离书本敢质疑,绝非钻牛角尖的“木脑壳”——不唯“书本”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案例:中科院成都研究所的崔研究员给我讲了他亲遇的一个小故事:小学时一堂自然课上,老师讲到固体、液体、气体的相互转变,老师说,固体冰遇热变成液体,就是水,水再加热就变成气体。我问:那气体再加热变成什么?老师犹豫了一下,道:蒸发跑了!我又问:要是我把加热的容器密封,不让跑,一直加热,气体会变什么?老师答:会爆炸!我又问:“如果我用很厚很厚的铜水壶,装着一点点水,一直加热,也不能爆炸了,最终气体会变成什么?老师怒道:“你看书上说了这些吗?怎么问得这么蠢!你就是爱钻牛角尖木脑壳!”

观点阐述:有的学生就是喜欢不局限于书本去考虑问题。恰恰是那些钻牛角尖学生的质疑是最容易出奇迹的,何“木”之有?当年那位老师怎么也想像不到,那个所谓“木”的学生,现在是一个公派留美访问学者,可以肯定,他的成功就与那种与书本较劲质疑钻牛角尖的精神有极大的关系。可见,那些喜欢离开课本去思考问题的学生,其实都是有探索精神的好学生!

“刺头”学生,千万别轻易“枪毙”——不唯“驯服”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案例:学校把食堂承包给私人,老板为了多赚钱,把生活办得很差。于是,有一天中午,毕业班的学生都一齐坐在教室里不出去就餐。一了解,原来是大家用罢餐来抗议。于是,荣这个学生一下子成了组织这次活动的刺头儿,有的提出要劝退,有的提出要处分。但是,班主任没有同意,因为,恰恰就是这个学生,许多公益活动也是他组织的,如给困难同学捐款、班里的公益劳动等。

观点阐述:老师通常喜欢驯服听话的学生。而对那些不听话的“刺头”,常常头痛不已。可是刺头身上的优点我们去发现过吗?因为他们做了一起出格的事,动辄就要“枪毙”他们,合理吗?如像荣这样的学生,有正义感、有组织能力,这是比一个“100”分更有突出的优点。荣这个学生走出学校后,从踩三轮车做起,最后做到了某商品在华东地区的总代理,自己发达了,还曾为家乡的发展出了不少的力。想想看,如果班主任当年同意劝退了他,对这个学生的负面影响是不好估量的。所以说,对班里的“刺头”学生,平心静气地看到了他们身上思想活跃、活动能力强等优点,于是他们也是好学生。

看似“一塌糊涂”的学生,却有你没有注意的优点和长处——不唯“全面”看学生,个个都是好学生。

案例:宗刚一到座位旁,准备坐下来,王老师就严肃地训斥他说:“哎呀,宗,你表现挺好的呀,还有资格坐下,大家都知道啊,我的办公桌就在办公室门口,我不在时,你每天当门神正好,你过来。”宗慢慢地移动着步伐,王老师等得不耐烦了,说:“宗,你是不是属乌龟呀,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没这个属相啊!”好面子的宗听到王老师的话,马上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汪老师见宗到讲台上,就郑重地说:“现在我郑重宣布,今天只要是我的课,宗你就给我到我的办公室当门神。”听到这句话,大家都鼓起热烈的掌声,幸灾乐祸地看着讲台上那羞愧不安的宗……

经了解,文章中的情景是真实的。看得出,宗这个学生,被老师文明的“糟贱”,让人痛心。宗,我也是了解的,由于生理发育的影响,听课注意力不集中,多动,时不时会有些出格的言行,这样,自然会影响到学习成绩。于是,这个学生似乎就一塌糊涂了。

观点阐述:我们没有让所有的学生思想表现学科成绩特长发展都优秀的本事,但却又容易忽视宗这类学生身上的优点。宗就喜欢看课外书,尤其喜欢历史类的书,写作文时,常常死拉硬拽地把那些东西写进来;语文学得不太好,写作时最怕写真人真事,但是,有一个突出的长处,喜欢写童话,有几篇有创意的童话经修改还正式发表了。这不是优点吗?学生中,像宗这样的恐怕不在少数,你别指望用“全面发展”的尺子在他身上量出奇迹,恰恰,他身上某处不引人注意的优点,就足以证明有发展的能量。别忽视它,放大它,他照样是可爱的好学生。

当然,我的这些观点只是从教育方法论的角度来说明一个问题,评价学生要多角度多方向,从不同的学生身上发现他的优点和长处,然后给予肯定和鼓励,促使他们发扬优点。于是,加上那些分数优秀全面发展的学生,我们的心目中,就会有一大批好学生,眼前定会是一片春花浪漫幸福喜悦的景象!

[媒体推介]我和学生“抢红包”

         我和学生“抢红包”

            谭青峰

   (本文原载《大家教育周刊》2015年第8期)

老师和学生抢红包,你可能会说我太俗气,可是,我的的确确抢了!

话说1987年下学期,我开始在语文课上进行自主讨论式教学,而执教的班级是秋塘中学47班。还别说,凭着在这个班的尝试,我一路走了下来,出版语文专著多部,教学成果还获得了基础教育首届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我也因之成为省内外有一定影响的特级教师。但,47班却淹没在众多的文稿与获奖证书里渐渐淡忘了。

不过,真正和你有缘的,往往会在一度消失后七拐弯八抹角地回到你的身边。有一次,学生谭自强在网上找到我后来到我家相聚,师生二人回忆过去,感慨良多。离开时,他留下一对名酒,说:“这酒,只有您才受得起!”之后,我发现这酒包装袋上的带子已经老化得一捏就成了灰,可见收藏时日颇久。自强自己喝酒而没有喝,亲戚朋友交往中也没有送,而把它送给了老师,可见,他把老师摆到了多么高的位置!我可不曾想到,让我第一次享受这等礼遇的竟是47班的学生!

从此,47班慢慢回归到我的生活中。2014年,我又应邀进了“47班同学微信群”,我发现,群里的气氛像当年的课堂一样热烈——

哪一回偷吃了同桌的盐水辣椒,哪一回因私自下塘洗澡被老师严厉惩罚了,在他们的言谈中都记忆犹新;谁明恋着某某暗恋了谁等私密之事,当时没来得及算清的陈年旧账,在这里都成了舒心玩乐的公开秘密;聚会时,群阳主动诵读自己的抒情散文,继伟则公开发表自己的诗作;更热闹的是,自强等人拿小恒开涮,小恒就把芝姐们拽出来忽悠一番,冬生等人则钻出来极能事地插科打浑推波助澜,弄得群里风起云涌,掀起了一簇簇纯真友谊的浪花,炫烂多彩中还飘散着爽朗的笑声!

而我,一句“同学们好”会招来一连串的“谭老师好!”我说:很高兴看到二十多年后的47班还有这样的凝聚力,永远的47班!运新则说:47班是一个大家庭,谭老师永远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其实,我说不出他们的成长或成功与我有多大的关系,相反,执教他们三年却是我的成功最初铺垫。所以,我对学生们说:我这个特级教师的头衔是你们给的。然而,想不到现在的他们对老师还是如此地尊重与热爱:回衡阳开会,周敏等开着车到高铁站接站送站;参加同学聚会,冬生非得把我往返的车费付了,一句极朴实的话让我拒绝也难;辉彪来长沙看老师,说好是我买档最后他却反客为主,还说:让老师买档是打学生的脸;听说我颈椎不好,群阳则从北京寄来颈椎保护器……述说这些,我实则是在畅饮一杯陈酿了二十七年的醇香美酒,我不能不醉!

2015年春节期间,学生们在群里玩“抢红包”的游戏,出于好奇,我也抢得了一些“米米”。于是,有同学说:谭老师只顾抢,不发红包。我说:我不懂怎么发红包。“芝姐”就发截图过来教我如何操作。于是,我也发出了红包。可有同学又说:谭老师太小气,一个红包几分钱!哈哈,原来刚才只输了几角钱,匀开去不就只有几分钱了?我连忙说:“好啦好啦,我这个特级教师的头衔都是你们给的,我还会吝啬那个铜板?”于是,我输了个三十元的红包发了出去!想像得到,那几十块“铜板”撒下去,掀起的是一阵师生同乐的澎湃心潮!

还需多言吗?我和学生“抢红包”,抢的是纯洁的师生情谊,抢的是一份让我永世难忘的职业幸福与自豪!